主页 > 新闻资讯 > 航运市场 >

神秘富商主导尼加拉瓜运河项目搁浅

神秘富商主导尼加拉瓜运河项目搁浅_中国船舶网_www.chinaship.cn

长287公里,宽可通行40万吨超巨型货轮,计划投资500亿美元,拥有100年独家开发及经营管理权,配套自贸区及国际机场等6大工程,计划5年内完工——这些数据所描述的,是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

自2014年12月宣布开工以来,从经济效益到环境影响,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及其建设方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下称“HKND集团”)一直备受争议。

对此,HKND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王靖曾对媒体表示,通过与徐工集团(A股上市公司“徐工机械”),中国铁建的合作,不仅已“解决掉”了项目的竞争对手,而且等“大运河2019年通船了”,将是“厚厚的一本经验书”。

然而2015年11月,HKND集团却突然宣布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的开工将被推迟。此前,王靖主导的另一国际工程克里米亚深水港项目,也于2014年被宣布“无限期暂停”。

据彭博亿万富豪指数,历经2015年A股股灾后,执掌上市公司信威集团(600485)的王靖,个人财富缩水近90%。从2015年6月最高峰时的102亿美元,下跌至现在的11亿美元。

但这并非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推迟开工的原因,国内某知名航运金融研究机构高管江新(化名)向网易财经分析说,500亿美元的国际大型项目,不会轻易受到国内股市动荡和投资者个人的净资产影响。如果项目因此推迟甚至搁浅,说明王靖还没有获得政府和银行的投资。

江新以巴拿马运河为例分析尼加拉瓜运河,称其成本收回期(不含投资利息)至少在50年以上;且尼加拉瓜非中国的建交国,不可控因素过多,所以很难排除该项目是HKND集团的“圈钱游戏”。

网易财经就此联系上了HKND集团,对方表示暂不能提供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的进展信息,亦无法回应外界对项目的质疑。

神秘的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变幻莫测,一如其主导者王靖。

项目实况与宣传大相径庭

HKND集团的官网信息显示,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始于2012年。当年,HKND集团与尼加拉瓜跨洋大运河管理局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和合作契约;2013年,HKND集团获得该项目的100年独家开发及经营管理权;2014年,HKND集团宣布运河项目开工。

然而,在2015年11月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被证实将推迟开工前,新华社“新华国际”驻尼加拉瓜记者曾于6月实地探访,发现自2014年宣布开工后,HKND集团除修整加宽一条11公里长的砂石路外,运河项目主体工程尚未“破土动工”。甚至仅投入20万美元的砂石路工程,也一度因“欠薪问题”导致当地工人罢工。

此外,新华社记者发现,HKND集团在尼加拉瓜为运河项目工作的人员,不到30人。然而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王靖却表示,在施工人员派出前,在运河项目现场的科技人员便达500人。

项目实况和宣传的出入,在江新看来,是王靖善于包装。而此前同由王靖操作,轰动一时的国际项目——克里米亚深水港,则和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如出一辙。

根据公开报道,2013年12月,北京大洋新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大洋新河”)与乌克兰基辅水利投资有限公司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合作开发克里米亚深水港及工业园区,投资金额为100亿美元。

2014年3月,克里米亚“脱乌入俄”后,克里米亚深水港项目仍一度被传出获俄罗斯官方的支持。6月,大洋新河发布声明,称该项目将“无限期暂停”。

工商信息显示,注册资本仅50万元的大洋新河,由王靖于2012年成立。克里米亚深水港项目暂停后,该公司更名为北京天骄建设产业投资有限公司。

正是克里米亚深水港项目的宣传,引起了江新对王靖的注意。除在航运金融研究机构任职外,江新还兼任某海洋工程公司商务顾问,因此对港口及航运项目格外熟悉。

江新向网易财经透露,不管是在乌克兰还是俄罗斯时期,与克里米亚深水港项目实际对接并洽谈至今的,为中国两家知名央企,项目合作也必须由国开行担保才会有进展,“与王靖自始至终没有关系”。同时,克里米亚当地相关企业也未曾听闻过王靖名下的公司。

北京理工大学政府经济学教授胡星斗向网易财经分析说,虽然国家鼓励民营企业赴海外投资,但诸如尼加拉瓜跨洋运河、克里米亚深水港这类项目,背后是难以估算的经济风险和政治风险,所以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民营企业不会贸然进入。

然而,事实上,除王靖多次表态并无政府背景外,商务部早于2012年便发布过风险提示,提醒国内企业“切勿以任何形式”参与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而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则于2013年多次强调该项目“与中国政府无关”,为“民营企业自主行为”。

如此一来,王靖的投资行为便让人觉得蹊跷。胡星斗表示,国内私人以国际项目为名,吸引政府及实力企业与其合作并“利益均沾”的现象并不乏见。而且一直以来中国的海外投资都有一个问题: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即使投资失败,也不会被追究责任。

或因如此,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虽饱受质疑,但自开工伊始,便得到实力雄厚的合作伙伴支持。

三大国企卷入运河项目

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的开工仪式上,最为显眼的,是印有“徐工集团”和“中国铁建”的两大条幅。

HKND集团官网宣传称,作为其合作伙伴,徐工集团和中国铁建的作用,是为尼加拉瓜运河营运提供“巨大支持”和“获利保证”。徐工集团将成为运河项目的工程设备独家供应商,而中国铁建的二级单位——中铁第四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铁四院”)则为运河项目的主要设计承包商。

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被曝推迟开工后,关于该项目的参与程度及投资金额,徐工集团和铁四院均未回复网易财经的邮件询问。但梳理两家公司的官网信息及相关公告,它们与运河项目的关系渐渐明晰。

2014年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宣布开工后,铁四院随即发布《铁四院设计尼加拉瓜运河开工》一文,称铁四院董事长蒋再秋出席了项目开工仪式。而在2013年7月,铁四院已专设项目部,完成运河项目的可研和大量相关技术咨询工作;在后续工作上,铁四院则主要负责协助HKND集团设计招标。

较之铁四院,徐工集团的表态稍显低调。2015年1月14日,在深交所组织的相关活动上,徐工集团对投资者透露,“预计”可获得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的独家设备供应权。

此前的2014年4月23日晚间,徐工机械公告称,已与HKND集团签订框架协议,将通过现金境外投资方式,于开曼群岛设立全资子公司,拟通过该子公司采取“收购和增资”的方式,持有香尼加公司(即HKND集团)下属的尼发公司(尼加拉瓜发展投资有限公司)1.5%-3%的股权。

不同于徐工集团和中国铁建获得的大力宣传,HKND集团的另一重量级合作伙伴葛洲坝集团(位置 评论 新闻)(A股上市公司“葛洲坝”,600068),在HKND集团的官网上并未被提及。

但网易财经梳理发现,2014年7月30日,葛洲坝集团与HKND集团就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次日,各大主流媒体发布的报道,以及葛洲坝集团相关子公司转载集团公司网站的报道,均提及双方的合作方式为葛洲坝集团将对HKND集团“进行股权投资”。

然而在葛洲坝集团官网于2014年8月1日发布的集团新闻中,却将前一日报道中对HKND集团“进行股权投资”的内容删除,转而以“深度合作”代替。

对此,曾参与中国铁建海外投资项目的知情人士对网易财经表示,国企海外投资的公告和实施,情况往往较为复杂——除正规投资项目外,为了“给市场占有及业绩加码”,国企也会主动参建一些由民企或个人发起的“风险项目”。

上述知情人透露,此类“风险项目”,一般集中于非洲及中美洲,并被宣传得很“高大上”。而一旦钱打过去了,即使项目最后失败了,相关人员往往也不会被追究责任。

胡星斗则通过数据向网易财经佐证了上述说法:据2015年中国经济贸易促进会统计,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项目中,实际处于亏损状态的比例高达90%。

值得一提的是,一位长期关注中国民企海外投资的不愿具名的学者对网易财经透露,除“主导”尼加拉瓜运河及克里米亚深水港项目,王靖还曾是泰国“克拉地峡运河筹建小组”成员。该小组曾一度传言具备中泰双方政府背景,并表示柳工、徐工、三一等知名中企均参与其中。

不过,不同于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获得该国政府支持,克拉地峡运河项目最终被泰国官方否认,被宣传的相关中企亦表态未曾介入过该项目。

在前述学者看来,类似尼加拉瓜运河这类项目大都神秘莫测,但最后鲜有成功的。

而王靖的“神秘”,则可通过其重组信威集团并借壳中信创测上市等一系列举动渐次解开。

从“放卫星”到“挖运河”

如果不是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或许连王靖在国内最为重要的身份——信威集团董事长兼总裁也并不为人熟知。

原属知名央企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A股上市公司“大唐电信”,600198)的信威集团,在2006因创始人与大唐电信理念不合被免职,申报A股上市失败后连续亏损,至2009年已亏损近4亿元。当年,王靖以9500万元获得信威集团41%的股权。

王靖掌权后,信威集团扭亏为盈并进入爆发式增长,至2012年实现利润24亿元。2013年,因业绩不佳而停牌的中信创测公告称,信威集团将对其借壳重组。当时,信威集团的估值高达308亿元。

2014年,信威集团借壳上市成功,以1119.50亿元的市值成为A股市值最高的民营科技公司。

也正是在这一年,信威集团与清华大学联合宣布,双方合作研制的中国首颗低轨移动通信卫星完成全部在轨测试,并与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从而实现民企涉入国家卫星、飞船及探月等工程的可能。

对于信威集团的“起死回生”,很多报道和评论强调,主因在于王靖对集团McWill自主技术的海外商用布局。

通过信威集团的官网介绍及咨询专业人士,网易财经了解到,虽然相比于LTE或3G技术,McWill技术是一种类似WiMax、WiFi的非主流无线接入技术,但因其具备自主知识产权,保密性高且频率低,适合需要通过减少基站而追求性价比的国家应用。

因此,信威集团的海外布局多集中于乌克兰、柬埔寨、尼加拉瓜等欠发达国家。在这些国家,信威集团的McWill技术甚至实现了全国覆盖运营。

而这,正与王靖布局的克里米亚深水港、尼加拉瓜运河等项目所在国家或区域相重合。

虽然信威集团在2013年发布声明,称HKND集团与信威集团为“两个完全独立的机构”。但巧合的是,在HKND集团于2013年获得尼加拉瓜跨洋运河100年独家开发及经营管理权的同时,信威集团公告称,与尼加拉瓜电信运营商签署了一份无线通讯网络设备的交易合同。

对此,江新分析道,王靖通过运河项目控制信威集团在尼加拉瓜的生意,同时运河项目本身又可对接急于承包或参与国际工程的中国企业交付定金及垫付工程款。而随着工程的逐步开展,会有更多的中国企业卷入“局”中。所以,运河项目本身能否实现并非关键,因为项目存在的时间越久,“局越大、钱越多”。

尽管广受质疑,但HKND集团一直试图通过各种方式证明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的可行性。其中最为关键的,是该项目的环境与社会影响评估报告,于2015年11月由尼加拉政府批准。

这份被HKND集团认为“意义非凡”,直接推动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正式迈入全面推进开发建设新阶段”的环评报告,长达275万字,由HKND集团通过“竞标聘请”的英国伊尔姆环境资源管理集团公司(ERM)执行。

不过,胡星斗认为,海外大型项目建设的环评报告,须保证由完全独立的第三方而非项目建设及管理方聘请的机构做出,方具说服力。

针对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的环评报告,《自然》杂志曾刊发文章,质疑运河项目“整个进程都违反了基本的流程”。另据报道,诸如尼加拉瓜环境智库组织洪堡中心等权威机构,一直以来都曾对运河项目对尼加拉瓜湖水质和周围自然保护区的影响提出警告。

网易财经曾联系ERM中国,希望就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的环评报告问题进行核实,未获明确答复。

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是否会如王靖曾公开表态的那样,在未来将被证明并非是一个“国际笑话”?

0

0

关闭本页

分享到:

热点新闻墙

登录后发表评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您也可以一键登录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字数限制在500字以内)
  • 工信部:2015年我国造船三大指标领先01-19
  • Minerva在日韩船厂订造6艘油船01-18
  • 2015年中国两大造船指标居首01-15
  • 现代尾浦造船获2+2艘LPG船订单01-13
  • 厦船重工首获不锈钢成品油化学品船订01-12
  • 瓦锡兰喷水推进器又获高速渡船配套订01-11

精彩评论

原文:《压载水公约》将于2016年11月正式生效

cwb

发布时间:2015-11-27 10:40:19

靴子终于落地了。

原文:外高桥造船获6艘2万TEU集装箱船订单

hhy

发布时间:2015-11-03 08:48:02

18000TEU、20000TEU、豪华邮轮、21000TEU,外高桥太牛了!

原文:深圳游艇数量全国居首

光辉岁月

发布时间:2015-10-23 13:51:15

游艇好好搞,也是能出大效益的



登录X

中国船舶网帐号登录:

快捷登录:

 

 

X

注册后才能投稿,现在注册?

您也可以将稿件直接发送至afsono@126.com
标题注明"投稿-稿件名称-作者-作者单位"